2022年07月06号    星期三

-传递正能量 宣传中国梦-

传播中华文化 打造中国品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 知名高校“去国际排名”意味着什么?
特别推荐

知名高校“去国际排名”意味着什么?

时间:2022-05-10 10:29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编辑:赵亚宣点击量:48958

■ 近日,网传“中国人民大学退出国际大学排名”引发关注。8日,记者就网传信息进行了求证,从多个权威信源和知情人处得到证实。

■ 记者注意到,除了中国人民大学,有消息称南京大学、兰州大学也已陆续退出“国际大学排名”。

■ 国际排名榜从被趋之若鹜到不再被推崇,何以发生?拒绝国际排名后,该拿什么评价一所高校办学的优劣?公众又该如何建立对高校的认知?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1

退出国际大学排名?

人大:确已决定不再参加

多位知情人表示,对于“中国人民大学退出国际大学排名”一事,校方领导层已形成共识并做出决定。该决定符合我国教育发展方向,也将成为趋势。

其中,该校一有关领导透露,中国人民大学确已决定不再参加国际排名。而另一知情人表示,中国的知识体系已发展了数千年,是世界上最悠久、最丰富、最深厚的知识体系,创新性发展中华文化传统,创建中国自主的知识体系,维护中国教育主权和文化主权,“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退出所谓的‘国际大学排名’,反映了中国大学、中国教育、中国文化的自主性和勇气”。

记者注意到,除了中国人民大学,有消息称南京大学、兰州大学也已陆续退出“国际大学排名”。就在4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七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中,南京大学校方明确,在《南京大学“十四五”规划》和《南京大学“双一流”建设高校整体建设方案》编制中,学校发展和学科建设均不再使用国际排名作为重要建设目标。

而兰州大学一位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该校未参加过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之前泰晤士曾专门联系学校,最终决定不参加。QS之前联系学校时,报过一年数据,后来应该没有再跟进。”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分析,对于以往的“世界大学排名”需两面性看待。一方面中国大学发展不能固步自封。在过去数十年中,通过国际交流和国际上的评价、评判体系排名,发现自身不足之处、取得长足进步。如近年来中国的综合性大学,清华、北大,包括港大为代表,在全球的大学排名逐步向前,也证明了中国高等教育水平影响力的逐步提升。反过来,虽然大家对排名认可,但其公允程度以及是否真正反映大学或学科的整体情况,还值得深思。

2

为何不再被推崇?

依赖国际排名 恶果逐步显现

国际排名榜不再被推崇有迹可循。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针对“规范社会组织发布大学排行榜”的建议,教育部就回应,社会组织发布大学排行榜存在不少弊端。在之后的公共讨论中,也不难听到类似的声音或观点。

国际排名榜从被趋之若鹜到不再被推崇,何以发生?一方面,国际排名的评价标准存在较大的差异性。拿传播较广的几大机构排名来说,QS世界大学排名中,学术领域的同行评价占比高达40%;软科排名相对更注重学校教师的科研情况,如获诺贝尔奖或菲尔兹奖等的教师数量;泰晤士排名的参考指标中,则教学、研究、论文引用三项权重最高,占比均为30%;US News美国综合大学排名的主要评估指标中,权重最高的是声誉部分。这些差异直接导致一些高校往往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排名“战绩”进行宣传,“不遗余力”地扬长避短。

同样值得指出的是,国际排名存在一定的不客观性。以上排行榜的制定,多是民间机构的行为,许多机构采取简单的量化打分和小样本调查方法,仅凭几个少数指标对高校进行综合排名,得出的结论很难客观、真实反映高校实际情况。更为重要的,依赖国际排名的恶果已逐步显现。

国际排名的影响非常深远。近的说,直接影响学生的报考、教师的招聘、毕业生的就业甚至是资源分配、社会影响力等方方面面。某种程度上讲,排名决定了大学的“江湖地位”。如此逻辑下,一些高校围绕排名开展工作就不难理解,更有甚者忘记了大学安身立命之本,伤害了大学的根基。尤其是近些年,国际环境日趋复杂,大学国际排名受到更多文化差异与意识形态差异方面的影响,很多与教育等无关的因素掺入其中,也直接影响了国际排名的可信度。

3

拿什么评价

高校办学优劣?

评估由外部转向内部,是未来趋势

拒绝国际排名后,拿什么评价一所高校办学的优劣?公众又该如何建立对高校的认知?有分析认为,大学要回归其最重要的价值——育人。因此,大学评价体系也应该以育人效果作为最主要、最重要的评价指标。大学发展的重点也应该放在培养人才上,而不是其他任何方面。只有在育人方面实现和创造价值的大学,才可能是一所好大学。

西交利物浦大学教授谢波认为,大学淡化国际排名,不能只靠大学自身,同样离不开教育主管部门的力量。后者有必要联合其他职能部门,探索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大学评价体系,进而建立面向全社会的教育评价体系。

在中国人民大学评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光礼看来,评估由外部转向内部,将是高校评价的未来趋势。基于“自我问责”的学科国际评估将成为“双一流”建设高校主要评估形式。学科国际评估可以分为两部分——文献计量的评估可以委托第三方机构,定性的同行评估可以邀请国际上若干名该领域的顶级专家,组成考察团,让他们在考察中发现问题形成报告。

“只有经由这种以‘找问题、做诊断、促发展’为特点的外部评估,高校才会主动暴露缺点,这才是更有价值的评估。”然而,目前,我国尚未形成制度化的学科外部评估,上述学科国际评估也只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部分学科有所尝试。

苏州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周川提醒道,自我评估不应沿袭排名的思路,否则无异于强化排名。“最关键的是,要按大学的目的、使命、职责进行评估,内部评估并非什么都可一评了之。以教学评估为例,教学态度、教学投入度就很难用具体的指标来评估,而需要教师个人的教育良心来作保障。一旦把这些不能简单评估的东西指标化,内部评估就有捆绑到排名上的危险。”(综合央广网、光明日报、澎湃新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赵亚宣

艺术家查询

姓名

证件编号

产品查询

产品名称

证件编号

工作人员查询

人员姓名

证件编号